竞技宝

站内链接

竞技宝:反思“两大事件”:心理偏差推波助澜

南方网讯 买米、买盐、买油如今回想前几天的非理性事件,令人啼笑皆非。谣言因人而生、因人而为,到底在这一过程中,市民心理偏差乃至行为偏差如何在传播中被逐渐扭曲?市民信
2018-10-08 08:36 作者:竞技宝

  南方网讯 买米、买盐、买油……如今回想前几天的非理性事件,令人啼笑皆非。谣言因人而生、因人而为,到底在这一过程中,市民心理偏差乃至行为偏差如何在传播中被逐渐扭曲?市民信与不信、买与不买间还欠缺怎样的心理素质和行为能力,有关政府官员、专家、市民继续反思……

  ▉周庆强:此次事件的发生所反映出来的部分市民心态,与东方文化的“一窝蜂”一脉相承

  广州市东山区区委书记周庆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,在社会稳定、物资丰富的今天,经济发展迅速的广州出现这种抢购盐、米、油的现象,看起来有点不可思议,其实值得我们深刻反思。

  周庆强认为,从历史文化渊源来看,此次事件的发生所反映出来的部分市民心态,与东方文化的“一窝蜂”一脉相承。周庆强认为,一般来说,经济越发达、文化越开放的地方,人们心理承受能力就越强,而广州的开放意识比内地强,生活水平也很高,为什么这次却人云亦云、盲目跟风?这反映部分市民心理还是脆弱,思维独立性差,不能从事物的本质去认识出现的问题,比较容易受外界的影响,缺乏独立判断的能力。另一方面也说明开放性越强的城市,接触外界信息越方便,受到冲击也越大,加上前期正式途径的消息来得比较晚,使得社会的猜测过多过杂,影响市民作出判断。可以说,这次事件反映出在经济发展迅速的社会背景下,我们正处在一个市民整体素质提高的过渡时期,相信随着社会发展,这种情况会得到改善。

  周庆强指出,市民应该从两个层面去考虑问题:一是基本面,二是大局全局意识。市民只要坚定信念,相信政府有能力把生活带上一个更高的台阶,并能处理好暂时出现的问题,就不会乱了阵脚。

  ▉李萍:心理越慌、买得越多,损失越大,“意外”之所以对人的打击特别大,就是因为没有准备

  “近日发生抢购粮油事件,表明仍有不少人未能建立与现代化社会相适应的心理和思想素质!”中山大学党委副书记、副校长李萍认为,“通过此事,公众应善于总结自己、他人与社会的经验教训。”

  李萍说,抢购粮油事件反映了部分市民心理承受能力脆弱。李萍倡导公众对当今世界的高节奏和多元化加强认识。她说,在全球化背景下,信息传递日趋迅速而且难以过滤,公众要有分辨能力,不应连“为什么”都没搞清楚就去跟风。李萍说,事实证明,心理越慌、买得越多,遭受的损失就越大,“意外”之所以对人的打击特别大,就是因为人们没有准备。

  根据数据,广东当时共发生305例非典型肺炎患者。李萍说,某一种癌症可能在广州有成百上千例患者,但公众没慌,可“305例”怎么把人吓得这么慌呢?这固然与一些医务人员被传染这一少见现象有关,也与此次事件早期的主要传播渠道———手机短信有很大关系,因为传播强度大、覆盖广,所以才让人一下子产生了“病情扑面而来”的感觉。通过此次事件,公众应学会冷静分析、三思而行。“人家吃一堑,你也可以长一智”,李萍说,社会发展总有些规律,别人的教训就是你的教训,聪明的人并非比别人高出一筹,而是善于从别人那里得到一种解释。

  ▉田丰:广东人生活水平高,比较“爱命”,一遇到这种突发事件,反应就比较“过敏”

  广东省社科院副院长田丰认为,群众最开始恐慌,是由于对这种不明原因的病症的互相提醒,这是可以理解的;但后来恐慌到排队抢购盐、米和油,就有点过分了。这种市民心理脆弱性表现为——

  一,对突发事件心理准备不足。广东人生活水平在全国提高很快,广东人比内地人更注重个人保健、健康和长寿,用通俗的话来说就是“爱命”。一遇到这种突发事件,反应就比较“过敏”,甚至造成大面积恐慌。

  二,缺乏科学理性精神。有了科学精神,才能冷静分析问题,作出恰如其分的判断。比如,这次发生抢购盐米油的现象,就显得无理性,因为尽管非典型性肺炎有传染性,有其危险性,但并非所有传染都会造成大面积影响,只采取措施防止其扩散,都是可以得到治疗的。况且患病者只有300多人,这个比例相对于上千万人口的广州市来说,不算高,没有必要抢购粮食、躲藏起来。

  三,高科技社会更要呼唤高素质人才。如今高科技应用更加普遍,人与人之间信息传播速度更快,更容易造成恐慌心理大规模蔓延。在高科技社会里,如果人的心理素质跟不上,就更容易产生社会问题,给社会带来很大的负面作用。加强这方面的教育、培养和引导,是很重要的任务。本报记者莫艳民

  ▉秦朔:不应过多拘泥于公众心理是否成熟,而应研究建立一种好的机制和办法,谣言止于公开

  谣言与一个地方人们的心理和文化素质有一定关系,但不等于因果关系。秦朔举例说,美国同样有很多谣言,肯尼迪遇刺后,民众对官方的披露不相信,又制造很多版本,有的至今还在流传;1988年的上海也曾围绕甲肝产生不少谣言;去年六七月的台湾,流传要发生大地震,死亡人数将超过5万人,结果也是谣言。他比较认同一些观点,即谣言可能是与人类相伴随的。

  秦朔说,我们不应过多拘泥于研究公众的心理是否成熟,而应研究建立一种好的机制和办法,尽量减少谣言或者降低谣言的影响。他认为,最重要的应是信息“公开”,谣言止于公开。

  秦朔认为,加强文化教育对于提高公众整体的素质和判断能力非常重要。他说,他夫人学的是医学,懂得非典型肺炎主要不是通过空气而是通过唾液传播,未必要熏什么东西,所以他家就没熏醋。“如果这方面的知识比较多,那他对谣言的免疫力就会有所提高,或者反应不会那样极端。”秦朔说。

  秦朔认为,特殊事件发生时,有关专家应早一点站出来,起到公布信息、澄清事实的作用。

  ▉刘宛子:广州要成为现代化国际城市,必须提高市民整体素质,其中也包括了心理素质

  广州市委宣传部机关党委副书记、市精神文明办副主任刘宛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,此次风波的出现,有两方面原因:一方面,市民在不明原因的情况下有一种“从众”心理,知一点、不知一点,就互相以讹传讹;另一方面,也的确存在部分不法商家误导市民,以致从众者越来越多。此次风波的出现,给我们带出来一个课题——广州要成为现代化国际城市,必须提高市民整体素质,其中也包括了心理素质。一个城市好,不止要看它的环境好、形象好,更要看生活在这个城市里的人的素质要跟得上。

  他说,我们的大部分市民经过多年来的自我教育,在听过政府的解释之后,还是很快就克制住并醒悟过来,进行了自我反省,没有继续盲目跟风了。

  他表示,一个城市的市民良好的素质,不是一朝一夕形成的,这次事件是广州市走向现代化国际大都市路途上的一个小插曲,暴露了问题,也发现了今后我们精神文明工作的针对性:就是如何加强一般市民的教育,特别是如何更好地形成“学习型”社区乃至“学习型”城市。所以这次风波既是遗憾,也是启示。比如市精神文明办今年要进行的“讲诚信、创文明、树新风”教育实践系列活动,就会更有说服力,更容易被市民接受。

  ▉李幸民:恐慌易导致中等焦虑,进一步的后果则是把事实扩大、虚化地演绎,导致越传越神

  广州医学院心理咨询中心副主任李幸民认为,此次非典型肺炎引发社会心态中比较突出和强烈的反映,超出了一般层面上因果之间的相对应的关系,值得深层考究。他对公众提出了几点建议。

  李幸民认为,公众对自身健康关注程度增加是社会的进步,是公众自我保护心理的充分表现。在公众对健康的期望当中,既有加强保健等科学观点,但也有一些期望值过高的情况,希望医学能够包治百病。他说,科学是客观的,发展到哪一步就是哪一步。他表示,目前非典型肺炎在广东已被基本控制,公众无需恐慌,因为从心理学上讲,恐慌易导致中等焦虑,进一步的后果则是把事实扩大、虚化地演绎,导致越传越神。

  李幸民认为,通过此次非典型肺炎及抢购风波可以看出,公众的心理素质亟待提高,而媒体可以在其中发挥一定的作用。他说,一段时期以来,尤其是进入社会转型期之后,社会公众平时热衷于说的、做的事情,较多地从量化、物化的角度去评价,而在加强自身素质方面却显得相对淡薄。

  李幸民认为,“社区健康观念”亟待加强是此次事件透露出来的一个焦点。当前,社会人员的流动性越来越大,今天在这里,明天到那里,但他们最终都要住到某个社区里,所以最有效的控制应该在社区。

  2月12日,由非典型肺炎引发的药品和酸醋抢购潮刚刚平息,《羊城晚报》热线电话逐渐恢复常态。下午,关于广州周边地区抢购盐、米、油的报料电线条热线全部被占,所有来电传达一个情况:广东突然发生抢购盐、米、油风潮。至当晚24时,共有1000多个电线%的电话来自广州以及珠三角地区,来电之多导致热线“大塞车”。

  大量来电表明,抢购盐、米、油风潮,12日上午首发于广州及珠三角地区,中午迅速向广东各地蔓延,涉及范围包括梅州、清远、河源、汕头、肇庆、江门、湛江、惠州、深圳、竞技宝珠海、东莞、广州、佛山、增城等地。

  《羊城晚报》驻粤东记者黄蔚山17时接到市民来电,他当即在梅州城区巡城一周,虽尚未发现哄抬价格,但抢购风已经形成。17时30分,他在梅州市东丽农贸批发市场停留观察,但见市场门口米行的顾客匆匆忙忙进进出出,他们全都是一停下车,二话不说,冲进店里就买米,25公斤重44元的大米一买就是三四袋。黄蔚山询问其中一名男顾客何以如此?他说,传说要打仗了,大家都赶快买米,自己也购几包囤积为妙。有人在一旁说,如果不及时买,恐怕会像前几天板蓝根、白醋一样,迟一步价格就要涨到几十元。在这期间黄蔚山的手机响个不停,他在报料中发现,抢购风已蔓延到梅州市及周边县如五华、兴宁等地。他紧急向报社报告。

  下午18时,记者张小磊接到广州读者报料,抢购盐、米、油的风潮蔓延到广州,食盐普遍涨至每包15元,最高达70元,而且出现“断市”;大米最高涨至100元左右。张小磊当即就近到寺右新马路某超市观察,果然看到争购盐、米、油的人龙长达上千米,超市人头涌涌,收银员大冷天头上冒汗,现场维持秩序的保安和警察均比平时多。晚上21时,超市库存食盐售罄,紧急调运来的食盐尚未上架,市民又排起长龙,不到几分钟便卖空。由于顾客太多,超市不得不延长营业时间。白云区元下田村一妇女对张小磊说,这种现象我数十年都没遇过。

  随即,很多记者都陆续接到了报料,一批记者纷纷走上街头观察,发现众多类似情况,一对夫妇甚至穿着睡衣睡裤抢购大米和盐。黄华路上一家连锁超市食盐卖到5元/包,大米由50元提价达到65元;一德路上几乎所有商铺的食盐都卖到15元/包以上。

  在这期间,记者们不断向市民询问抢购原因,极少有人说得出理由,多位记者碰头归纳出的说法大致有几种:美伊打仗将造成物资缺乏、无碘盐导致肺病所以要买有碘盐、沉船污染海水新盐不能吃、广东出现非典型肺炎外地商家不敢来送货……稍一分析,所有说法都站不住脚。13日下午1时,《羊城晚报》出街,头版头条以醒目标题《放心,广东备有百日盐半年粮》发表新闻,传达政府声音,提请群众不要听信谣言不要跟风抢购,并报道政府迅速出动打击哄抬物价的行为;各地各级政府也及时展开了稳定民心的宣传工作。政府与媒体合力辟谣,极其有效地起到了澄清视听的作用。从13时30分起,热线电话关于抢购盐、米、油的来电急剧减少;15时40分,广州地区的有关来电完全停止;至17时,广东所有地区的有关来电几近“销声匿迹”。

  广州十八甫路北某花店肖树根:风波刚开始发生的那几天,附近的商店到处在炒卖板蓝根和白醋,甚至连理发店都摆张小桌子卖起醋!如此夸张的情况,反而让我觉得传言不可信。当时,不少亲朋和街坊打电话来提醒我要注意,我都不为所动,不但劝别人不要相信传言,还照样每天去饮早茶逛街,坚决不参与任何抢购行动。结果,一点事没有!

  广州东山区政协退休职工黄志毅:政府应该通过新闻媒体及早公开事件真相,早知道真相大家就不会这么恐慌了。当时大家都是通过私人渠道听到各种传言,也不知道哪些真哪些假。外地的亲戚朋友也接二连三打来电话询问,听他们的口气,广东似乎已经变成了个重灾区。这对广东自身形象非常不好,更不用说因为人心恐慌造成的经济损失了。群众相信政府,政府也应该相信群众有判断力和心理承受力。

  广州中山八路塘前新街铁路工人宿舍叶勇:病要预防,但盲目跟风去抢购的行为就太傻了!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困难时期都没有缺过盐,何况现在物质条件如此之好!就算是什么东西卖断货了,外省、外国马上就能调过来;不怕没东西买,就怕荷包里没钱。

  广州人民中路小学校长钟群莲:这几天我们老师碰面了都会互相开玩笑:“你有没有当‘无知少女’,去买5元一包的盐啊?”对于社会上的一些传言,老师们都当做笑料传开,更没有人去抢买米和盐。这次风波正好发生在临近开学,所以有不少家长打电话来问。我们对老师、学生的要求是:不听谣、不信谣、不跟风、不添乱。还通过家长学校向家长们发出了一封公开信,同时向学生普及预防肺炎传染知识,分析抢购风的形成,学生回家又可向家长进行宣传。

  广州中山八路塘前新街铁路工人宿舍老邓:看到别人都在排队买米买盐,我也一口气花50元买回10包盐,够全家吃一整年的了。当时我是抱着“宁信其有,不信其无”和“破财挡灾”的想法投入抢购的,现在才发现自己正好落入了不法奸商们的如意算盘,后悔莫及。假如大家都不为所动,局面也不至于发展到这么乱。

  广州东山区农林街办事处干部梁女士:美伊开战会引起物价暴涨?我认为除了可能影响油价,对食物和日常生活用品不可能有影响。前几天发生抢米热时,一个南海开士多的亲戚打电话问我,说店里米和盐的存货被买光了,也想多进些货。我马上劝他,先冷静一点分析有没可能闹米荒。我们国家有的是大米,有的地方还有农民粮食丰收卖粮难,哪会出现粮荒、盐荒?后来政府公开辟谣,米价马上回落,这位亲戚庆幸没有盲目跟风。

  我还记得上世纪70年代广州曾发生过一次流行性脑膜炎,当时由于信息渠道不畅通,市民人人自危,好长一段时间才平息。相比之下,这一次风波平息得快多了。

  卢小姐是广州一家房地产公司的文员,望着家里堆如小山的食盐、大米,受过高等教育的她后悔地讲述了自己跟风抢购的经历。

  从正月初五开始,我的手机就不断收到一些朋友或不知名的人发来的短信,称近日广州发生一种怪异肺炎病,走到大街上、市场边、医院门口等都有可能被感染,且在24小时内便不治身亡。起初我以为是朋友开玩笑,但两天后向一位做医生的朋友咨询后,得知确有所传不明性肺炎一事。

  本来单位规定年初八上班,因为担心,我打电话佯称妈妈病重不能回去,还向公司请了一个月的事假。紧接着,又听说抗病毒口服液、板蓝根、白醋等药品能预防和消毒,于是花了340元买回了抗病毒口服液、板蓝根冲剂和白醋,心理感觉踏实一点。

 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。2月12日下午5时左右,朋友来电告知广州没食盐、食油、大米卖了,且平时0.9元一包的食盐,现在20元都没法买到。刚开始,我还不相信。但后来的4个多小时,接了不下20个朋友的电话,都在说这件事,心理防线逐渐突破,赶紧到楼下询问,所有的士多食盐已销售一空。我又坐车到天河一大型自选商场,只见门口排了长长的人龙,走到附近较偏僻的一士多中,也被告知盐没了,大米还有,不过一袋米比平时贵了15元,而周围到处可见买米的人,有的甚至开来了车搬运。见此情况,我一下子买了10袋共300斤大米,加上搬运费,比平时多掏了整整200元。我又打电话给住在海珠区的朋友,那里还有盐买,不过价格比平时涨了10倍。我又花了100元,让朋友代买了10袋。

  第二天媒体出来辟谣,到晚上时,米价盐价又回到了从前。看看家里当初以高价购回囤积在客房中如山的食盐、大米,我真是哭笑不得。说实在的,一个人的谣言容易辨别,但几十个、上千个相同的谣言,实在令人迷茫。在现代信息化发达的文明社会,这样的事活生生地发生在自己的身上,实在是一种讽刺。(编辑:何静文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