竞技宝

站内链接

当好音乐剧的“会计师”(中国道路中国梦

梦想,是音乐剧里最重要的题材。我从事音乐剧作词、作曲的工作快十年了,十年前,音乐剧还属于梦幻般的高端享受,而今天,已经飞入寻常百姓家。由于囊括的艺术手段繁多、技术
2018-10-08 08:47 作者:竞技宝

  梦想,是音乐剧里最重要的题材。我从事音乐剧作词、作曲的工作快十年了,十年前,音乐剧还属于梦幻般的高端享受,而今天,已经飞入寻常百姓家。由于囊括的艺术手段繁多、技术复杂,这行当相当烧钱。参与过不少投资巨大的项目,辛辛苦苦创作了一两年,但因运营成本过高,往往演不了几场便束之高阁。

  2013年10月,接到广西群众艺术馆的邀请,创作一部关于年轻人创业圆梦的音乐剧《幸福不等待》。一般印象中,群艺馆就是组织大爷大妈唱歌跳舞画画,不会去做音乐剧这么复杂、痛苦的艺术创作。进了群艺馆,更感到“五雷轰顶”“万念俱灰”:演员没剩几个,还有大量行政工作压身;舞台设备严重老化,简直就是古董博物馆;最惨的是,没赶上预算编制的时间,上级部门没安排这部戏的预算!

  北京的同行、朋友们劝我,要不再等等,条件成熟了,有钱了再做吧。我想,既然来了,再灰溜溜地回去,实在太凄凉。干吧!家中的钢琴上,似乎永远摆着一把算盘,迸发出的任何疯狂而美丽的想法,都得先盘算花费多少银子。艺术,也得在与市场的碰撞中,放弃、妥协,定位、运作。每写完一段音乐,常忍不住赞自己是个优秀的“会计师”。

  没钱大制作,那就最大限度降低运营成本,让作品在不成熟、不完整的状态下,就见观众、媒体,再根据市场反馈重写剧本,重做舞美,重写音乐。这正验证了大师的名言:“音乐剧不是写出来的,而是重新写出来的。”不相信眼泪的市场,瞬间点燃了我汹涌的创作激情,并把“会计师”的角色发挥到淋漓尽致。

  只有一边考虑观众的反映,一边计量运营的利润,创意才能跟得上市场的节拍。不到一年,《幸福不等待》便回报良多,观众评价越来越好;演员越来越自信,敢于创造角色、改变角色。在广西文化厅的帮助下,这部戏有幸到上海参加国际艺术节。

  上海观众看惯了全世界优秀的音乐剧,竞技宝我们这个来自边疆的低成本制作,会被嘲笑得一塌糊涂吗?我有个习惯,演出结束时,尾随观众们走出剧场,听他们都在聊什么。令人欣慰的是,不少上海观众和专家在难以置信中称赞:广西不是该唱刘三姐的山歌吗?怎么能做出如此时尚幽默、好听好看的音乐剧?

  这说明,音乐剧可以是一种科学、可持续的创作体验,在观众和市场帮助下,登上一个又一个台阶。现在,我们正在商量,根据市场反馈,再次重写剧本、重做音乐。有钱之后,一定要把这部戏做得更好。而且,还得学会与市场掰手腕,不断地控制好、平衡好创作、演出的成本与收益,更好地为观众服务。

  年轻的文艺工作者,时常会遇到不成熟的条件、不完美的环境,其实不必叹息,不必抱怨。用心创作,诚实创作,平静创作,不必等着“巨额资金到位”,更不必等着“万事俱备甚至东风也到位”,因为观众不等待,市场不等待,梦想,也不等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