竞技宝

站内链接

竞技宝:说许知远满嘴“性、情爱、潜规则”的

竞技宝 一石激起千层浪,在女性精神崛起的当下,这篇高举性别大旗的文章得到众多女性的支持。 《喜福会》讲述的是第一代移民美国的华裔女性,面对两种文化冲突,和女儿之间的
2019-03-08 21:02 作者:竞技宝

  竞技宝一石激起千层浪,在女性精神崛起的当下,这篇高举性别大旗的文章得到众多女性的支持。

  《喜福会》讲述的是第一代移民美国的华裔女性,面对两种文化冲突,和女儿之间的心理隔膜、感情冲撞、爱爱怨怨,以及在婚姻、家庭中寻找自我的故事。

  俞飞鸿饰演的是无锡富家小姐莺莺的年轻版,天真可爱,经历了第一次婚姻不幸,以堕胎的方式结束了痛苦不堪的婚姻生活。

  北京父亲探望远居华盛顿的离婚女儿的《千年敬祈》,荣获了第55届西班牙圣塞巴斯蒂安国际电影节金贝壳奖。

  她被一个9000字的故事感动,萦绕心中不去,便用4、5年的时间自导自演了《爱有来生》,这部片投资达4千万,票房只有数百万,却为她拿下了第17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“最佳处女作奖”。

  而《小丈夫》很庸俗,因为它把人高度类型化,婚姻生活里没有精神文化,全是柴米油盐,“生活在中国人误以为正确的关系里面”,是非常荒谬的事情。

  而作为演员,她不可能永远只演一种角色,她需要不断地尝试新的颠覆自我的形象,不希望被贴上标签。

  她坦言,自己养分的吸取,从来不是靠一个角色,在工作之外,有太多可以使自己精神富足的地方。

  所以他在新剧《我们的爱》里,饰演了一枚凤凰男的角色,虽然口碑暴跌,但对演员来说,这却不一定是坏的尝试。

  许知远喜欢俞飞鸿矜持淡泊的一面,却被理解为“俞飞鸿你为什么没有按照我们对女神的想象而活,还活得这么庸俗?”实在有些小题大做。

  当许知远问,为什么拍完《喜福会》不留在美国发展时,她的回答是:只有在自己的文化背景里,才有更多的选择余地。

  从小生活在传统家长文化里的俞飞鸿,对自由度、自我掌控的向往远远超过了她对名利的追求。

  年轻时会期待遇到一个挖掘自己能量的导演,到了现在我一点都不期待,有又怎样没有又怎样,任何好与不好,都坦然地面对,反而每次都能遇到惊喜。

  他们经历了相同的时代,见证了影视艺术从包分配到市场化,再到高度商业化的变迁,伴随中国经济的腾飞,社会的巨变。

  但是,尽管他们一个活跃于文艺片,一个从事文学创作,看起来是志同道合的文艺青年,在商业浪潮面前,俞飞鸿选择了置身事外,许知远却试图不被边缘化。

  许知远曾为《三联生活周刊》、《新周刊》、《21世纪经济报道》等报刊撰稿,担任《经济观察报》主笔、英国《金融时报》中文网专栏作家。

  纸媒式微,如今他在北京开了三家书店,但他无疑不是一个成功的商人,他的书店只卖自己喜欢的书,面对年轻人的喜好,他不理解,也不愿迎合。

  节目组让这样一个浑身是刺的人做主持人,其用心他不可能不知,但他仍然愿意带着自己的疑问和偏见,去充当一个靶子,其实我挺佩服他的勇气。

  你不觉得,这是一个越来越没有质感的时代吗?男人女人的样子,都变得非常标准化,他们受所有陈词滥调的束缚。

  这是社会发展的一个过程,并不是我能改变跟左右的,但你不一定非要参与其中。

  许知远明显不是这样想的,他不认同时代的审美,面对已经自身特点已经无法吸引的年轻人,他不想改变,却又不甘心被遗忘。

  流量鲜肉鲜花占据了粉丝市场的大半壁江山,演技却不见提升;没有靠谱作品也能凭借颜值变得炙手可热,坐收红利;原创能力捉襟见肘,抄袭成为被允许的原罪;骨子里仍然玛丽苏的“大女主”戏将观众送上一次次高潮……

  粉丝为偶像一切行为买单,哪怕在性别文化已然繁盛的当下,说出“不男不女”这样的话,那些叫嚣着“男女平等”的人却不曾动他分毫。

  有人说,回看过去艺人的言论,惊觉微博也曾是一片自由的天地,没有所谓的卖人设,艺人能真实表达自己的看法,如今再也看不到了。

  一个深谙文字的人,不可能不知道其中的性隐喻,这样的话从一个不修边幅、满嘴胡渣的人嘴里说出,实在有些反胃。

  还有他对武则天的看法,他把她将死为自己立无字碑的行为,归结于“性别身份的焦虑”,不书自己作为政治家的功绩,是因为“她发现女人的一切,仍然战胜了她的一切”。

  这一场采访并不尴尬,也没有剑拔弩张,有思想碰撞,也有完美陪衬,怎么就变成性别大战了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