竞技宝

站内链接

竞技宝:1981年 国债恢复发行

我国的国债发行分为两个时期:上世纪50年代为一个时期,80年代以后为一个时期。50年代由国家统一发行的国债共有六次。1968年本息还清后,就不再发行国债,直到1981年恢复发行国债
2018-10-07 06:01 作者:竞技宝

  我国的国债发行分为两个时期:上世纪50年代为一个时期,80年代以后为一个时期。50年代由国家统一发行的国债共有六次。1968年本息还清后,就不再发行国债,直到1981年恢复发行国债。国债年发行规模从1981年的49亿元增加到2005年的7042亿元。2005年底,国债余额已超过3万亿元,约占当年GDP的17%。

  原上海铁合金厂职工,1950年生,在1988年从事被市场忽略的国库券买卖赚取其人生第一桶金而成名,人称“杨百万”。随后成为“上海滩”第一批证券投资大户。

  我觉得,与那些个体工商户起家的万元户相比,我不赚血汗钱,也不用偷税漏税,我没有原罪,我的起点比他们高,是最早进入金融市场的一批人,用‘钱生钱’的方式赚钱。

  1981年1月16日,国务院会议通过《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库券条例》,确定从1981年开始发行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库券。然而,当时规定“国库券不得当作货币流通,不得自由买卖”。为了筹集建设资金,向党员和公务员摊派国库券成为最主要的募资方式。

  1988年3月,为了遏制国库券的黑市交易,财政部提出了《开放国库券转让市场试点实施方案》,允许国库券上市流通交易。当年4月21日开始,竞技宝上海、重庆、武汉、广州、哈尔滨、深圳等七城市率先试点开放。

  而就在同年的3月28日,单位说我监守自盗(当时我是仓库管理主任),我含着眼泪毅然从上海铁合金厂辞职。虽然我那时手里还有此前帮妻子工厂推销电线万元,但未来究竟如何走还在脑子里打转。

  那时候,我曾经想过把这2万元存到温州的银行,还专门写信去问过,当时温州的银行年利率有12%,想想一年利息就有2400元,是一年工资的几倍。很巧的是4月初,我在报纸上看到中国要开放国库券买卖,凭借着读《子夜》的心得,觉得只要有交易就会有价差,就会有机会,于是放弃存银行的想法,而去买卖国库券了。

  1988年4月21日,上海开放国库券买卖,那个日子我记得很清楚。我一早赶到西康路101号,以开盘价104元买了两万元年利率15%的三年期国库券,而当天下午发现涨到112元了,我害怕跌赶紧把手上所有的国库券卖了。这一次买卖交易赚了800元,这相当于我在工厂一年的工资。自此以后,如法炮制,一发不可收拾。

  可以说,开展国库券异地买卖,我是第一人。由于当时全国并没有形成统一的国库券市场,也由于经济发展程度不同,一些试点城市的银行为了周转资金,往往会出现低于面值(100元)出售国库券的现象,从而不同城市之间国库券出现了套利空间。

  最初,我主要是在合肥、上海之间坐88次火车往返,至少有几十次,从最初的2万元起家,在复利效应之下,两个月就赚到了10万,加之亲戚借钱使得本金不断扩大,短短时间,我已经有百万家产,那时候开始越来越多的人叫我“杨百万”。从第一批7个试点城市到第二批54个试点城市,我的足迹几乎遍及全国,最远去过新疆、黑龙江。

  1988年,时任上海市市长的曾在一个文件上对我这一类人有过这样的批示:“杨百万搞得比证券公司还好,查一查我们制度上有什么漏洞。”我听了之后觉得很害怕的,我还主动去税务局想要纳税,税务局说国库券收益是不纳税的。过了许多年之后,我才从一本书上看到,时任国务委员、人民银行行长陈慕华曾表示:“杨百万这样的人,不是太多了,而是太少了。”高层的认可也使得我不仅成为民间追捧的对象,更成为政府认可的典型。现在想来,我能在国库券买卖、股票买卖上成功获利,也是在帮国库券、股票市场扩大了影响。

  回顾这段国库券买卖岁月,只想赚钱的我,不自觉地顺应了改革开放的潮流,不自觉地成为了典型。